アクセスカウンタ

<<  2012年8月のブログ記事  >>  zoom RSS

トップへ


因我已融入了進去

2012/08/14 12:33
前幾天,終於在期盼已久的目光裏迎來了久違的甘霖啊!試想,每天都生活在三十三五度的天氣裏,有誰不想盡情的沐浴在清爽的雨水中?隨著風的到來,天上的雲朵臉皮也厚了起來,你看看,那一片片的,墨墨的,低的嚇人。肆意的翻滾著,咆哮著,追逐著,好似在R耀自己的磅礡大氣,浩瀚無邊。其實人們只是期待你可以帶來夏日的清涼,在晚飯過後,坐在屋簷下,憑欄聽風雨。

來了,隨著一道閃電,大片大片的雷聲接踵而至,豆粒兒大的雨滴順著風的足跡奔跑進了千家和萬戶。你聽,滴答滴答…劈裏啪啦…轟隆卡擦…是的,她來了,在熱切期待的目光中緩緩而至。像一個美麗的天使在天上飄過,不忍在酷熱的大地上忍受著驕陽的炙烤的人們,順手灑下了手中的甘露。你看,翠酷I柳葉,正在興高采烈的接著自九天之上飄落的甘露,是的,它渴了,正拼命的使出渾身解術來汲取來自上天的賞賜。你再看,那池塘裏的青蓮,那車蓋般的荷葉啊,承接了多少的甘露,好似調皮又貪得無厭的孩子,接住了太多,又不能全部收入囊中,所以悲催的事情發生了,它在彎腰啊,是的,它知道錯了,知道了受惠於人也要施惠於人。

撐一把雨傘,漫步在早已嚮往已久的雨中,在雨中,可以任意的馳騁而不用擔心會弄濕鞋子,淋濕衣服,因為心在雨中,就不會在意雨給你帶來的種種不幸。閉上眼睛,捂住耳朵,輕聲走在雨滴落的道路上,滴答滴答,劈裏啪啦,看著路上行人急匆匆的往家裏跑,是該為他們好好的洗一下內心的污垢了。我也一直夢想可以不拿雨傘在雨中奔跑,讓雨滴肆意的拍打在臉上,心上,手上…

風和雨似乎是一對行影不離的好兄弟,風來雨至,風去雨散。有時風柔柔的來,雨也朦朧飄散;有時風瘋狂的吹,雨也驟然撒落。風柔的時候,雨也柔,柔柔的風柔柔的雨,微風細雨連綿過,最讓人想起傷心事;可就是這樣的風雨帶來了無限的精美意境。風烈的時候,雨也烈,烈烈的風烈烈的雨,狂風暴雨一路傾,最叫人激起奮鬥志;也就是這樣的風雨造就了多少的轟轟烈烈。

風停了,雨也就要停了。你聽,雷聲小了,是不是怕驚醒睡夢中的人兒,打擾他們的美夢呢?你看,雲朵小了,是不是被人們的鼾聲吵的不好意思了呢?
記事へブログ気持玉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成為了甑Z的天

2012/08/10 12:22
朵兒站在十八樓自家的陽臺上獨自斜倚著欄杆,極目遠眺,隨著目光的移動眼前景物也不停地變換著。突然,她眼睛不停地眨動了幾下,靜靜地凝視著遠處一排排金黃的銀杏樹,一片片紅彤彤的楓林。這意外的美景使她欣喜、愉ス,她興奮地凝望著銀杏和楓樹用鮮豔豔的紅和黃把秋意一直塗抹到天外!

深秋的天是湛藍湛藍的,這樣剛好做了這幅大自然神奇畫面的大背景。――朵兒看著眼前的景致,想像著心中的畫意,不自覺微笑著,感念著自然的美景、美情和美意:自然給予人太多太多的恩惠!我們為什麼不好好享受呢暮色四合,城市的霓虹描繪出另一幅景象……

朵兒不喜歡這雕琢的夜景,不喜歡城市的喧囂,不喜歡人聲的嘈雜,不喜歡……所以選擇高樓居住,平日很少下樓,深居簡出,隱居鬧市。
朵兒在畫室的畫案上忙碌著,很快,一幅大寫意在她不停揮動的筆下成就出來――正是她欣賞的銀杏楓林晚景圖。接著,朵兒找出一只順手的狼毫毛筆飽蘸濃墨在畫的左上角很瀟灑地揮毫寫下“豔秋圖”三字行草。然後換作小狼毫在右下角寫下:黃葉翻作蝴蝶舞,皆說秋來盡淒苦彤彤楓葉映秋陽,秋娘妝成春姑妒。

然後,朵兒用自己的手指在淡淡的草告F顏料中蘸了蘸,直接用手指在宣紙上畫面的左下角輕輕地點了點,水墨顏料很快渲染開去,乍一看像是草色渾然,細看時更似一朵朵淡告F花蕾――這是朵兒作畫特有的標誌,每幅作品中都有,只是依據作品需要而位置不同。無心人根本看不出來,只有瞭解朵兒畫作的人能看得出,也只有尋找這種標誌來驗證是否她的作品。――朵的畫作已經小有名氣,慕名者不少,也因此就有了冒名之作。不過,只有開畫廊的藍碧野一眼就能看出這一獨特的標誌,無論朵兒的哪幅畫都逃不去!朵兒拿出藍碧野為她刻的方形印章“藍天朵”(因為朵兒一直叫藍碧野為藍天)小心地印在題詩的左邊,然後又拿出一枚橢圓形印章“獄n朵朵”印在旁邊,後退兩步遠觀了一下整體效果,自己滿意地微笑著點點頭,簡單收拾了一下手頭的東西,把畫兒晾在那裏,就去準備裝裱的緞面。

朵兒從小受家庭椏ゥ學習國畫,特有天賦,畫出的畫兒顯現出一般孩童沒有的靈性,在家長和周圍人的誇讚聲中她沉醉於畫中越畫越好。同時,練習書法誦讀詩詞,古詩文的修養頗為深厚,古韻詩詞偶爾一作都是有模有樣的。可是,理科卻是一竅不通,小學數學從來沒有及格過,到了初中理科是一塌糊塗,高中讀了文科班,除了語文成績突出,其他學科也是稀裏糊塗的。因此,想考美院的願望也落了空,高中畢業只有在家畫畫。不過,她十五六歲時的畫作就已經有了自己的特點,也有了上門求購的人。這樣,朵兒畫畫的興頭更大,畫兒也越畫越好。也就是在這時候她認識了開畫廊的藍碧野,並向他學會了國畫的裝裱。朵兒所有的畫作都是由自己親自裝裱,然後由藍碧野的畫廊賣出,價錢也是由藍碧野決定。
記事へブログ気持玉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淋濕了三生因果

2012/08/01 12:08

輕歌曼舞月雅韻,姹紫嫣紅菊馨香。柳岸風拂曲水畔,雨洗空山似塵煙。紅塵滄桑如飛絮,流年輾轉春水間。風花雪月裏的嬌容,高山流水裏的媚態,一段又一段扣人心弦的千年往事,讓多少馳騁疆場的將士,抑或飲酒吟詩的墨客,魂牽夢縈,不願捨棄。昨天,回不去;明天,沒有來。一指流沙,暗淡霓虹彩霞;一曲淺唱,繽紛凡世塵緣。風清雨冷,夢載流年,遊走於天地間,多想裁一縷淡月,掛在你滿地清輝的窗前,聽千年月圓。

遠去的舊事落在時與空之間,流轉的清風卻穿越千年,直抵心扉。那一段段被煢煢光陰洗濯過的千年傳說,還在而且終將周而復始地上演:蝶舞芳菲地,欲說還羞的期盼;燈火闌珊時,脈脈含情的回眸;曲水回環處,欲離難斷的轉身……揮別的是一段經歷,錯過的是一世情緣。

枕玉裘,獨窗寒,只怨春宵短;白鷺去,鴛鴦飛,總恨離散長。獨守靈魂的寂寞與孤獨,在歲月的背影裏開細細碎碎的花;抑或引吭高歌,把心事發表給藍天、白雲,留住一抹轉瞬即逝的過往。是誰?在寒冬臘月折一枝寒梅,書寫一篇俊逸風流的詞闕;是誰?撐一把油紙傘,惆悵而哀怨地穿過多情的小巷;又是誰?在人間四月天裏,留下了一樹一樹盪氣迴腸的情殤。

逝者如斯。故事早已註定,傳說卻能永存。而今,霧鎖重簾,我還在南高原的一座小鎮等待那一場前世輪回的舊夢。夜醉春山,把酒問青天,何處是歸帆?繁華是夢,功名如煙,利祿猶荒塚。只有似水柔情,纏綿塵緣,讓人期許和流連。等待的不再漫長,遠走的還會走近。就算燈花挑盡不成眠,高樓望斷人不見;就算淚眼流幹,相思泯沒;就算語言選擇了沉默,歲月註定了荒蕪,山水遺忘了誓言,我仍然在這多情的雨季,讓思戀鋪一席溫床,書寫一段詞風雅韻,讓無情可寄的靈魂休憩。也許,會有這樣一段故事在傳唱:溫婉、ス耳、哀傷的音符裏,有一人在紅塵陌上走走停停。

夢如清蓮,在年華裏舒卷。一路流連一路歌,欣賞癡迷的是風景,刻骨銘心的卻是心情。青山忠骨埋藏處,悠悠碧波藕心裏,撩撥了誰的心事?擱淺了誰的情懷?又寂寞了誰的人生?

縷縷流年夢,繞一世情長。不是所有的花都應該凋零在春天裏,不是所有的情都只能埋藏在心底。不求轟轟烈烈一時,只願無怨無悔一生。今夜,在南高原的小鎮堵格,柳岸花堤,池亭水榭。我憑欄遠眺,追溯繁華舊夢,打撈似水流年,靜聽西泠煙雨,等候白蓮在夢裏盛開。
記事へブログ気持玉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2012年8月のブログ記事  >> 

トップへ

穀子 2012年8月のブログ記事/BIGLOBEウェブリブログ
文字サイズ:       閉じ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