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クセスカウンタ

<<  2012年7月のブログ記事  >>  zoom RSS

トップへ


向未來展望,升起耀陽光

2012/07/24 17:04
滄桑是什麼?滄桑是地球歷經的巨變。億萬年之間,滄海桑田,地球歷經多少K夜白晝多少令人髮指的割切,但他忍了,他堅信滄桑過後必有成功!現在的世界印證了他的想法。多麼美好的世界啊,地球歷經滄桑後是一片光明。

滄桑是什麼?滄桑是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中的困難。紅軍的長征很偉大,真的很偉大!過草地,無數英勇的戰士被草地吞噬掉,他們從不抱怨命運的殘酷,他們永遠在地下支撐著,保佑著地上那正直的靈魂!永遠的堅持著,不放棄。我們腳下踩的這片熱土,不都是由他們的屍骨和靈魂構築而成的嗎?紅軍爬雪山,那是怎一個“慘”字了得。 “路有凍死骨”真實地寫出了那樣的場景。他們不後悔自己當初的決定,還是毅然向前衝,那樣的精神,屹於珠峰之巔。因為紅軍歷經過滄桑,所以我們的生活才如此光明!

滄桑是什麼?滄桑是張居正的考試失敗。張居正考兩次殿試,一次都沒中。原因是什麼呢?不是因為張居正文才,知識不夠,而是主考官見年輕的張居正過於孤傲,才沒有讓他過。主考官為張居正設置的坎是為了讓張居正更成熟,穩重一點。張居正歷經兩次失敗後終於在第三次殿試時中進士,並在不久後做了內閣首輔。是那滄桑改變了張居正的一生,使他成熟,穩重。
記事へブログ気持玉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我奢望能一次醉

2012/07/17 13:33
二月,是春雨飄來的氣息。那街角的徹寒,已抹去了。花,終於開了,往日的寒冷沉澱了。流水潺潺,簾雨綿綿,似錦如畫的開場白――春天,你我相識,流水輕嘆,嘆著何年再讓你我相遇。回憶定格在流水之間。曾記得,那一聲聲輕輕的關愛,如同流水畫中的漣漪。因為習慣了那幸福的漣漪,花,不懂思愁中別緒的情感。是否從此花的世界有春雨,怎能用一句話語描摹出啊??。只是在春雨的世界裡,花兒只是春雨中的一個過客而已吧。

隨著茫茫夏季的到來,灼熱的日光在磨練著花兒,雨不再是溫柔有時,你一聲呵斥,讓我明白了什麼是對與錯。雖曾有時抱怨你的嚴氏C但也不得承認你有時也有可愛的一面。時間匆匆恍如流水,在淒淒的秋風中,是否落葉隔著我們之間的世界,我向落葉傳遞的不捨。你能否可以感受得到。奈何不了,這一季,花終謝了。

若這一季,花還未謝。花兒會回報那滴幸福的的漣漪。只是慨嘆時間匆匆,夕陽間的秋風,落花才懂愁緒。最後一天的告別,不希望那麼的傷感,揮灑筆間卻寫出憂傷的文章。 “曾經相聚多少天,才知道離別有多少年,雖然所有相聚終究要離別,緣分將我們圍成圈、、、、、儘管月亮有多遠,心裡的牽掛有多遠,遠方的你是否一切都安全,因為明天有星期天,今天必須說再見。”聽著這首(離別歌)。月兒能否傳遞我思念的心緒。只無奈於月殘缺、

若這一季,花還未謝。我會珍惜。只是這一季,花兒會謝。讓思念沒有了終點。今天,我是最後一天回望著這間教室了,懷念這裡一切的一切,有你的淚水,笑語今天我不捨,??不知不覺總有那一絲感傷留在內心。曾天真地以為,花兒不凋謝。只是,那隻是夢而已,而夢與現實差得太遠了。其實,我也想抹去筆中的傷感,揮灑出淋漓盡致的文章。只是淺陌的文字也許才能敘寫花兒的不捨吧。今天黃昏,記得一定要跟你說聲再見。
記事へブログ気持玉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都比野花艷麗

2012/07/09 15:48
透過濃蔭我看到細碎的藍天,金色的陽光,在葉子上跳躍著。這座假山,這片湖水,陪著我走了一年。性情多愁的我,在鍛煉中找到了不曾有過的快樂。這幾年,中港租車 病痛時常來找我,對於死亡,我從來沒有這麼平靜的對待過。每個人都有許多的不捨,然而不是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活到老地走不動得那一天。不管你是如何的不捨,生命的長短不是我們能夠把握的。很佩服那些自殺的人,在結束生命的那一刻,頭腦的清醒會讓心是多麼的疼痛。

來東北將近二十年了,東北的寒冷,東北的風沙,雖然讓我是那麼得不喜歡,但如果讓我就此離開,真的還有些難以割捨。喜歡這裡的環境,喜歡這裡的簡單,沒有大城市的吵雜與喧囂,靜的夜是如此安詳;大街上沒有紅酷普C沒有那麼多的車來車往,從公園閉著眼也能走回家。出門都是臉熟的人們,不怕沒有人陪著你鍛煉。每天泡在公園裡的老人、中年人比比皆是。我是天K了才回家的那個人,沒有了以往的多愁善感,不再輕易被感動。為了女兒,我每天就這樣快步在路上走著,護髮腦海裡什麼也不想,什麼也沒有。有時看看自己的造型,很可樂,冬天穿著厚厚的羽絨服,戴著帽子,圍著圍巾,真夠笨重的;夏天,戴著太陽鏡,遮陽帽,認識我的人開玩笑說我就是一個在地里幹活的老大媽形象。而我,卻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哥哥的同學說我現在變了,以前從來沒有看到我不打扮就出門的時候。好好活著,迎接每天太陽的升起,陪著女兒日漸長大,看到她出嫁的那一天,是我全部的動力

“人生就是在一條單行線上不停地走著,等到那一天生命戛然而止,那麼我的路也就走到頭了”。其實仔細想想,所有的病痛都是從氣上得得。能做到少生氣、不生氣,或許就不會得那麼多的病。人活著,內心的平和比什麼都重要。不喜不悲、榮辱不驚,我能做到嗎?當我曉得哈市的小表姐離開這個世界時,我不再相信好人一定會有好命;如今,再次聽到以前不錯的友人??身患癌症,我相信了天妒紅顏;人到中年,死亡好像無時無刻不圍繞在身邊。年老的、年輕的,在死亡面前,KaGi 立體剪裁 生命顯得如此渺小。所以,我會好好活著,為了我愛的人,也為了愛我的人!
記事へブログ気持玉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有一絲微微的顫抖

2012/07/05 13:10
心若無塵,何來撕夜?只怪自己的心染塵太厚,今生再難跳出塵世的藩籬苦海。此時此刻,冷冷的街,冷冷的燈,照著誰?冷冷的風,冷冷的吹,不停息;連你也離開了,舊電話撕了一夜,我的朋友還剩下誰?冷冷的心,冷冷的夢,在哽咽;冷冷的你,冷冷的淚,濕了夜……

你,是否,今生已然無夢?你,是否,紅塵已然心碎?你,是否,銅鏡已然黯淡?依依,依依,曾依夢;那個曾深情呼喚“君在何方,情歸何處?”的故人,是誰葬了你的夢?是誰葬了你的今生?你是否於飄零之際仍在怨恨――天涯飄塵心無夢,葬心葬己葬今生?

你走的那夜,說不出再見,曾留書一封,相約他年相會文壇。我也曾細訴於佛前,懇祈佛祖的憐念。一念真誠,情感佛前青蓮,終得含蓄相告――伊人他年會以一朵落花的心碎與你相見。只是那青蓮因洩了天機,被佛祖罰為漢宮秋月,一昔如環,昔昔都成玦。

從你選擇無聲飄落的那一刻起,你已看淡了――花開的燦爛、繁華,花落的淒清、落寞。 “花落花開總屬春,開時休羨落休嗔”。儘管,每一瓣落花都是一首詩,卻終究是一首令人心碎、無言的詩。

“可憐窗外風鳴樹,辜負尊前月滿軒”。你是唐風、是宋雨。你以一瞬的絢爛,凋成千古傳誦的詩篇。你可知,花月相好滿軒詩,月缺花殘落箋殤?又有多少才子佳人,從你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你也抱怨過日下的世風,感嘆獨力的難支。 “杏子單衫初脫暖,梨花深院恨多風”。可你情願選擇飄零,卻再也不願抱守染塵的枝頭。

“倘是東君問魚雁,心情說在雨聲中”。你時有驚人之語,卻總是少有和聲。可嘆,可悲傲岸如你,恰似唐寅,常舒不平之氣。卻腸斷春風誰得知?又像只可愛的小刺猬,刺疼了別人,卻更多的是傷了自己。

你,錯過風,錯過雨,錯過了人生中最美的風景,一季綻放,可遇到了人生中最美麗的彩虹?選擇凋落,我知道這不是你的初衷。可紅塵無奈,你,柔弱著你的柔弱,卻又能如何?愁聽花落,你的流年因誰輕度?你的凋零為誰無聲?葉帶輕愁花帶淚,零落成泥無人知。落花有意隨流水,流水無情逝悠悠。
記事へブログ気持玉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2012年7月のブログ記事  >> 

トップへ

穀子 2012年7月のブログ記事/BIGLOBEウェブリブログ
文字サイズ:       閉じる